【星空-腐向け】螢火蟲

主要CP:沼澤組








自從和安梨特奶奶會談後,布林德的臉色就變得很凝重。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談什麼事情,但光是站在不遠處觀望著,就能感覺到氣氛的不對勁。

我該去關心他嗎?

走在前往研究室的路上,我看著他的背影,內心不斷的想著這件事情。

一開始,為了解開那些寄生觸鬚在族人身上的毒,只好勉為其難跟著布林德來到他的研究室幫他整理資料以及協助。而他似乎也知道我的難處,總是會帶著感覺像個笨蛋的笑容不停的跟我講話,好化解其中的尷尬。
相處的時間久了,讓我從不情願漸漸轉變成習慣,總是要等到他先開口我才願意開口。

到底有什麼事情不能跟我說的...平常就算我不想聽,你還不是老樣子繼續帶著笨蛋笑容跟我講嗎?為什麼現在卻...可惡!明明就不是我的事情,為什麼我還要幫那個笨蛋擔心啊!?

「布林德。」

一聽到我的呼喊,他先是愣了一下,隨後轉過頭看著我。

「怎麼了?」
「我我我...我想問你剛剛跟奶奶說了什麼?」

第一次主動提出問題,頓時讓我覺得很難為情,也不敢直視著他。

「...你想知道?」

布林德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後對我露出了苦笑。

為什麼出現那種表情?

我突然就像說錯話的小孩子一樣,內心多了分罪惡感。

「如、如果你不想說就算了,我才沒有很想要聽。我們快到研究室吧,再不走等等太陽就要下山了。」

我趕緊撇過頭繼續往前走,試圖讓話題結束。

「等等,基努奈特──」

他突然拉住我的手。

「其實,我很高興你問了我。」

他這次露出的,是以往那種笨蛋笑容。

「蛤,為什麼這麼說?」
「這件事情我猶豫了很久,一直無法向你開口...」

放開我之後,他輕輕的抓了一下頭髮。

「基努奈特,我...我接到國王的命令,明天...就必須啟程回到城內幫忙戰爭之事。」

人類的戰爭?該不會...

「你說命令...?難道已經有其他人類進到這個毒霧森林裡面了嗎?」
「不、不是這樣的,先聽我說完,基努奈特。」
「要不然我要怎麼想!?」

我突然像發瘋似的,對他大聲咆嘯。

「我們都已經逃到這種地方了,還要繼續追殺我們納斯普族嗎!?」

父母被人類趕盡殺絕的那時候,一瞬間又回到我的腦海裡。
血腥的畫面,不斷的重複上演著,深深的烙印在眼中。而我跟姐姐,只能努力躲藏起來,隱聲哭泣看著這一切...

「我們...我們明明就沒做什麼事情...為什麼...為什麼...我──」

突然間,我被拉近他的懷裡。

「冷靜點。」

耳邊傳來比以往更溫柔的聲音。

「抱歉,我應該先說清楚的。其實只是收到術法師傳送過來的回國命令,內容是說我國跟鄰國發生糾紛導致戰爭,戰況死傷也非常慘烈,人手很不足,所以我想應該還沒有人類進到這裡。雖然,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發現我還存活著,但既然收到命令,那我也只能回國了...」
「那...」

我下意識的推開他,並擺出臭臉看著。

「那些寄生觸鬚還有中毒的族人怎麼辦?你想丟下這一切離開這裡嗎?」
「那些機器,基努奈特你都知道要怎麼修理跟啟動,只要好好維護它,我想要防禦寄生觸鬚不成問題,而且有那些寄生觸鬚,我想國王應該不會輕易派兵過來探查。而解毒的部分,我已經做出大量的藥劑,也將製作方法寫下來,一同交給了村長了。」
「...你這傢伙,你早就準備好要離開了吧?」

居然隱瞞到現在...可惡!

「抱歉,我怕時間一拖久,讓國王察覺到什麼異狀,害到你們就...」
「哼──隨便你,你要走就走吧。」
「基努奈特,我...」
「反正事情都已經決定了,快走吧,不是還要整理剩下的資料?」
「...說的也是。」

他推了眼鏡,朝著研究室的方向看著。而我看的,卻是他的人...


明天...是嗎?

我躺在床上,腦海裡不斷回想著他說過的那些話。
最後一起在研究室整理的過程,根本是安靜到令人有點窒息,真的,很讓人受不了。
所以,資料交給他後,我一句話也沒說,像是逃跑般的離開了那裡。

哼,什麼嘛。反正那傢伙打從一開始我就很不喜歡,就算他離開...

「基努...」

就算他離開我也──

「基努奈特──!」

門口那裡傳來一陣呼喊,讓我嚇得立刻床上跳了起來。

「咦!姊、姊姊,有什麼事嗎?」
「要吃晚餐了。」
「喔,好,我...等等就過去了。」

聽到那些事情,不知為何突然沒有了食欲,但也說不出口。

「怎麼了?」

克拉雷特姊姊走了進來,對我投以擔心的眼色。

「呃...」

我怎麼說得出口我在想人類的事情...更何況又是那傢伙...

我撇過頭,不敢直視她。

「...我已經,從奶奶那邊聽說了。布林德他要離開...對吧?」
「好、好像是這樣,我也是今天才聽說的,所以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樣。」

我邊撥著頭髮,邊苦哈哈的笑著。

「基努奈特,」

姊姊走到身旁,握住我的手,但卻微微顫抖著。

「就算,布林德他是個有點不一樣的人類,但終究還是人類。他的離開,不管是對族人或是對你都好...我也不想,再失去唯一的家人了...」

姊姊說的每一個字,都直接傳達到內心深處裡,聽起來是那麼的...令人感到痛苦和不捨。

對我們而言,人類終究是人類;而我們對人類而言,終究只是個實驗體嗎...?

結果,我連晚餐也沒有吃,就這樣直接倒頭就睡。
只能說,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太多要理解卻又那麼複雜的事情,讓我沒有辦法繼續冷靜思考下去。

我,不是不能明白姊姊為什麼會那麼說,那麼的擔心我。
人類做出那麼多殘害我們族人的事情,我的父母也是。
就算知道他跟其他以往遇過的人類不一樣,但我也只能選擇把事情先丟在一邊,讓自己好過點。
至少,不會再讓姊姊難過。

這樣就夠了,只要姊姊開心就算要我放下...


「基努奈特──」

布林德?

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朦朧的眼中,也出現一個模糊的身影。

「你...」

我揉了一下眼睛,那個身影依舊還在,而且還更加清楚。

「你你你...大半夜的跑來是想嚇人嗎!?」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要嚇你的。」

看到我醒了過來,他趕緊往後退了一步。

他那手足無措又慌張的樣子,看了有點令人覺得好笑。
不過,現在不是覺得好笑的時候了。

「要不然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我只是,想再讓你看一個東西...所以,可以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不能明天再看嗎?」

不能再讓姊姊擔心了。
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

我一直在心裡這樣想著,同時也是在告誡自己。

「...說的也是...抱歉。」

他沉默了許久,最後笑著說出這些話,卻又讓人覺得好苦。

「是我不應該在這種時候擅自跑過來,抱歉打擾了。」
「等等──」

在他離開之前,我拉住了衣角。

「雖、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不過我...我就勉強跟你去看吧。」
「基努奈特...」
「你、你別會錯意了,我只是不想耽誤你明天出發的時間,就這樣而已,知、知道嗎?」
「嗯,謝謝你,基努奈特。」


沒想到我居然...

我邊跟在他背後,邊捂著臉在內心不斷懺悔著。

明明已經打定不要在做出讓姊姊擔心的事情,但是,一看到他失望的樣子,卻又讓我感到不捨,忍不住回應了他。

可惡!為什麼突然出現那種感覺,他是人類,我不應該同情他才對啊──

「唔!」

不知何時,他已經停下腳步。
我一時沒有察覺到,就這樣一頭撞上他的背。

「你沒事吧,基努奈特?」
「我、我沒事。」

我趕緊往後退了一步,並撇開他伸過來想要關心的手指。

「...沒事就好。」

他笑了一下,但我們之間卻突然多了一分尷尬的距離。

什、什麼嘛,平常我不是都這麼做嗎,這、這傢伙幹嘛露出那種表情啊!?

「你、你不是說,要給我看一個東西嗎?」
「嗯,等我一下。」

在他低頭在口袋尋找東西的時候,我才發現周圍的景色,跟平常看到的很不一樣。

雖然被樹林圍繞著,但是我們站著的地方,卻是一片平坦的草原,也很難得可以看到被結界圍繞的夜空。既耀眼,卻又令人討厭。
當初創造我們的神,就在那結界後面。若不是它,我們或許...

「總算找到了。」

他拿出的,是一個被木塞拴住的瓶子,瓶身卻會一閃一閃的發亮著,甚至還比結界顯得特別耀眼。

「那,我要打開了。」

在他拔開木塞的瞬間,那些閃爍的亮光,也從瓶子裡逃了出來。
一閃一閃的,飛繞在我和他之間,忽然間,那份尷尬的距離,也隨之消失。

「這個是?」

從來沒看過這份純淨光芒的我,忍不住一直朝那些亮光看著。

「這是"螢火蟲"。」
「螢火蟲?」
「牠們是只能生活在乾淨水源附近的一種昆蟲,是個很稀有又很不容易發現的物種,可是牠們卻出現在這裡。這一切,如果沒有基努奈特你的幫忙,牠們或許就沒有辦法存活下來了。」
「我?我怎麼不記得我有做出幫助到這些昆蟲的事情。」
「因為你很努力在修理維護那些機器,所以才有乾淨的水源讓牠們生存下去。」

他邊看著螢火蟲,邊對我露出以往的笨蛋笑容。

「哼,就、就算你那樣子說,我也不會高興的。」
「我說的,都是事實──」

就在剎那間,他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裡。

「布、布林德,你你你你你...」

這突來的舉動,讓我馬上漲紅了臉,腦筋頓時也一片空白。

「本來,我想將牠們培養到達某些數量後,再讓你看的。那時候一定會比這時候更加耀眼...更加令人感到溫暖...就像你一樣...」

螢火蟲們似乎也是在呼應他的話,不停的在我們身旁飛繞著。

「不管要花多久時間,我...我一定會回來的,回到有你在的地方,回到你的身旁,所以──」

被抱著的地方,傳來指尖的觸感,還有急速升高的體溫。

「你願意等我嗎,基努奈特?」

...果然是個笨蛋...

換我顫抖的抓住他的衣角,抿著嘴唇,把頭埋進他的懷裡。

「哼,那你要快點回來,我可不想...一直幫你修理機器。」

對不起,姊姊。
就算,他是個人類。
是我們必須逃離的仇人,我還是...


「我會的,我愛你,基努奈特...」


他的這句話,直到現在,偶而還會被我想起。

這場戰爭也持續了好幾年,人類,就這麼喜歡爭鬥嗎?

就算我想問,那個人也已經不在身旁了。

「居然...又給我壞掉!」

我邊栓緊螺絲,邊不耐的抱怨著。

就如他當初所說的,有著寄生觸鬚的存在的這個森林,再也沒有任何人類來打擾過。
但為了對付那些怪物,我也只能硬著頭皮努力維護這些機器,以免族人再度被牠們傷害。

"咯咯...嗶──"

就在螺絲被我栓緊的那時,機器突然冒出白煙,還出現怪聲。

「可惡,又是哪裡出錯了?」

我丟下工具,一屁股的坐在地上,開始翻著他親手寫的書冊。

「這傢伙...到底還要不要回來?再不回來我...」

從離開到現在,連個消息也沒有。
只能從奶奶那邊聽到一些人類的事情,可是聽到的,都是些不好的結果。

這樣叫我怎麼繼續等你...

「...這個地方要這樣子弄。」

一個拿著工具被布料覆蓋的手,突然從我的身旁伸出來,敲個三兩下,很快就讓機器不再冒出白煙和怪聲。

「你...你是誰!?」

看到披著斗篷也不像族人的陌生人影,讓我趕緊站起來往後退了幾步,並拿起長矛指著他。
而陌生人影似乎也有感受到我的敵意,伸出手把斗篷卸下。

「基努奈特...」

在斗篷之後,出現的是好久沒看到也已經快遺忘掉的身影,還有那熟悉的笑容。

「布林德?」

我張著嘴巴,顫抖的放下長矛,慢慢的走到他面前。

雖然多了幾分蒼桑的感覺,但是真的是...

「我回來了...我終於又回到你的身旁了...」

他就像螢火蟲飛舞那時候一樣,緊緊的抱住我,一樣那麼的溫暖。
而我也忍不住淚水,任由它從臉頰落下。

「你這傢伙...不是說好要快點回來的嗎...」
「抱歉,直到最近戰爭結束了,我才敢跑回來...」

沉重的話語,透露著幾分不想森林被發現的無奈。

「基努奈特...」
「幹嘛?」
「你願意,接下來的一輩子...都讓我陪在你身邊嗎?」

打從那時候起,我就...

「...哼,既、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免強讓你陪在身邊吧。」
「基努奈特...」

他在耳邊,輕聲講出我們之間才聽的到的話,卻也讓我的臉快速漲紅起來。

「你、你這傢伙──」

原本想反駁的嘴唇,突然被他一口抵住。
就連可以行動的手腳,也逐漸被他掌握住。

雖然,內心很不服氣,卻只能接受。
因為,我也跟他一樣──

一樣愛著他。


我也一直好想再度跟你一起...看著螢火蟲飛舞的樣子。
既耀眼,又溫暖,就跟你一樣──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推薦好物
露天賣場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連絡處
pixiv
創作革命†REVOLUTION
創作革命R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