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12》

我提著教授給的袋子,一邊看著手中的便條紙一邊在街道上四處張望著。

應該是...這裡吧。

繞了一圈後,最後在一間透天厝的門牌上看到紙上標記的號碼。
等我走到門前時,才發現打工的地方就在旁邊且離這裡只有幾步路的距離。

看來他說的是真的...

想起之前他說過的話,頓時讓我開始煩惱了起來。

『你別看他現在這樣,其實他頭腦好得很,是個成績不錯的傢伙,在他休學之前都會來幫我整理上課要用的資料。真可惜啊那傢伙,依他的成績跟反應繼續讀的話現在肯定能有一番好成就,只是在他還沒讀滿半學期家裡就發生了一些事,所以他才─』

休學嗎...

教授口中雖然說沒關係,但在敘述的過程中還是略有保留,並沒有詳細說明他休學的原因。
不過看教授的樣子和態度,我想應該還有其他私人理由不能講吧。

只是,就算我知道他曾經休過學又怎樣,那又不關我的事。

對我來說,知道那些事只是讓我更加困擾,畢竟我根本不想了解他。
現在我只要把這些講義拿給他,我跟他之間就什麼事情也沒有了。

然後,我按了牆上的門鈴。


「真不好意思,還要麻煩你特地跑這一趟。」
我坐在飯廳的椅子上,內心有點無奈的看著剛被送到眼前的水杯。

開門迎接我的是一位婦人,她的身旁還跟著兩個看起來年齡不大的小孩。
本來想說把袋子交給婦人後我就可以離開了,沒想到在我說明來意後婦人的眼神突然炯炯有神了起來,一邊熱情的招呼一邊半強迫的把我拉進房內。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這時我忽然能夠理解誤上賊船是什麼樣的心情。
只能說真不愧是母子,不管行為模式還是其他作為都很像,只是現在對方是長輩,所以我也只能先乖乖待著。

「家裡只有這種東西能招待你,希望你不會介意。」
「不會,我不會介意,我剛好口渴了,謝謝你伯母。」

為了避免尷尬,我趕緊拿起水杯並喝下肚。

「對不起,剛才突然把你拉進來一定讓你嚇到了吧?」
婦人也拉開一張椅子並坐了下來,然後一臉笑咪咪的看著我。
剛才那兩個小孩也跟著坐在她的兩側一同盯著我。
「伯母我只是太高興了,沒想到會有同學來找他。」

我是被迫的。

想到剛剛教授擺出一副只有我才能託付的樣子,讓我心裡馬上又多了幾分無奈。
在那種情況下,我根本沒有辦法拒絕他。

「這孩子也真是的,早跟他說過家裡的經濟我還撐得住,怎麼講就是講不聽。」
原本臉上還帶著笑容的婦人,突然皺了個眉頭,笑容看起來也不像剛才那麼開心。

「...請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下意識的說出這句話,但在說完話的同時也立刻查覺到自己的失態。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這麼問的。」

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之前的我明明對這種事情都毫不在乎的,怎麼現在...

「沒關係,我想那孩子應該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那些事。」
婦人一邊說著一邊摸著小孩的頭。
「我的丈夫...也就是他的父親,在他才剛上大學沒多久就去世了。他的父親為了我們一家人的生活而去跟人借錢,所以死後也留下了一些債務。為了孩子們著想,我本來想去法院申請拋棄繼承權的,可是那孩子聽了說什麼也要扛下那些債務,還自己擅自到學校辦理休學後就跑去找工作。真是的,做事不考慮後果這點還真像極了他父親。」

雖然聽起來像是在抱怨,但婦人的眼神看起來卻是溫柔的。

「這樣啊...那,現在債務還清了?」
「沒有。」
「咦!?」

既然復學了不就代表有能力可以念書了嗎?

我面帶疑惑的神情看著婦人。

「是我要他再回去讀的,這同時也是他父親的心願。因為我和他父親書沒讀到這麼高,所以一直以來不能讓這些孩子過著好生活,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他跟我們一樣。」
婦人說著說著,突然站起來對我彎下腰鞠躬。
「只是,我沒想到還要這樣麻煩你跟教授來幫他,真的很抱歉。」

「不、不會,我一點都不會覺得麻煩!」
壓根沒想到婦人會有這樣的舉動,嚇得我趕緊從椅子上下來。
「我想教授也是,所、所以伯母你真的不用介意。」

早知道就不問了。

我開始後悔剛剛問了那些問題。
從小到大,我被教導對長輩要敬重,不能隨隨便便的亂說話。
如今卻被自己輩份高的人鞠躬道歉,使我的內心裡頓時充滿著罪惡感。

「...你該不會是他說過的那個人吧?」
婦人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然後這樣對我說著。

什麼?他提起過我?

一想到自己之前對他做過的舉動,讓我不禁皺了個眉頭,臉上也開始冒出冷汗來。

「真的就像他說的是個好孩子。」
只見婦人走到身旁,突然用雙手握住我的右手掌。
「雖然我知道這請求有點過份,不過以後還是要麻煩你多多照顧那孩子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推薦好物
露天賣場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連絡處
pixiv
創作革命†REVOLUTION
創作革命R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