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13》

如果時間可以倒回的話,那我一定會果斷拒絕教授的請求。

被迫來到這裡,被迫告知不想知道的事情,現在還要被迫背負起照顧他的責任。
我明明已經做到什麼都不想要的程度,但為什麼還是找上我...

為什麼...


「伯母,我...」
就在我想委婉拒絕婦人的請求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開門以及有人說著我回來了的聲音。

「哇─」
「是哥哥─」
接著,那兩個小孩突然飛快的往門口的方向跑去。

「你們今天有沒有好好聽媽咪的話?」
「有~」
「我也有~」
三個腳步聲隨著對話一起朝這個飯廳前進。

「嗯,你們好乖...咦!?」
他一臉驚訝的看著,然後舉起右手指著我。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還不都是你害的。

如果他沒有翹課,我也不會被教授拜託做這些事情,也不用煩惱要如何拒絕別人。
想著想著,內心竟有點火大了起來,但很快就被我給壓抑下來。

「他是拿微積分講義來給你的。」
「咦!啊...糟糕,我都忘了要期中考了。」
他一聽到婦人這麼說後馬上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

「你還敢說,你不是答應過我要好好念書的嗎?跟你說過錢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別再給我找些臨時工好好去上課吧。」
「可是媽...」
「別在可是了,你看看你給別人添了多少麻煩,你同學還特地把教授交代的東西拿到這裡給你。」

婦人邊說邊把我推到他的面前。

這家的人怎麼力氣都特別大...

不管是上次被他抓住手,還是這次被伯母拉進房內甚至現在還被推著走,都讓我深刻的感受到沒辦法抵抗的恐懼感。

「呃...抱歉,還有,謝謝你。」
「...這是教授的意思,你要感謝的話就去對教授說吧。」
在婦人手拿開的同時,我趕緊往後退了一小步,不想和他靠的太近。
「既然你已經收到講義,那我也該回去了,伯母,謝謝你的招待。」

把袋子交給他後,我轉身向婦人彎腰行禮以示感謝之意。
只是,就在我想往門口的方向走去時,衣角邊卻有種被人抓住的感覺。

「可以...再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所以說這邊的公式是這樣子。」
我迅速的用筆在紙上寫了一堆算式,然後拿給在身旁的他。

「喔,原來是這樣啊~」
看了我寫的算式後,他露出一副理解的模樣開始在講義上洋洋灑灑的寫著。

為什麼又變成這樣...

等待他計算的同時,我隨意的拿起其他講義看著。

說什麼很少去上課所以他怕看不懂這些講義,這樣乖乖來上課不就好了。
如果可以,我實在不想再干涉有關他的事情,就算是很渺小的事情我也不願意。
誰知道這傢伙一聽到我的拒絕就馬上用雙手摟住我的腰還苦苦哀求我,甚至說什麼現在只有我這個神明能夠救他,現在想想那個畫面看起來還真可笑。

「我寫好了。」
「咦?」
他把剛剛寫完的講義拿給我查看。

才過沒幾分鐘的時間,他就把講義上的題目給解答出來,而且算式非常完美。
本來對教授的話還有點半信半疑的我,現在看到事實後也不得不佩服他的頭腦真的很好。

「...你根本不需要人教吧。」
「才沒有這回事,那是因為有你的講解我才有辦法解開這些題目。」
他說完繼續低頭寫著下張講義。

明明寫的又不怎麼樣...

我看著自己寫的東西,心中突然有種痛苦的感覺。

對了,以前我們也是常常這樣在他的房間裡一起努力念著書...

那個人頭腦也很好,但不計較我這樣腦袋普普的人和他一起念書。
雖然我總是很拙劣的寫著考題,可是他都會說些話來鼓勵我讚美我。
那些話,真的讓那時候的我很開心,甚至覺得只要有他在我什麼事情都能夠辦到。

只是,我們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那樣子的關係了,是我親手毀了那一切...

「怎麼了?」
他突然抬起頭且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什麼怎麼了?」
「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沒事吧?」
「...如果你趕快寫完這些講義讓我回家我就會很好了。」

雖然不知道他看到的臉色有多難看,但聽到的當下我趕緊冷靜下來並一口氣把剩下的講義全塞到他的面前。

「怎麼這樣說,我也是很努力在寫啊。」
他這樣說著,臉上卻帶著笑容。
「再等我幾分鐘,應該馬上就好了。」

「喔。」

...真想不通這有什麼好笑的。
算了,如果這樣能轉移他的注意力對我來說也好。

我不想再因為任何原因而想起有關那個人的事情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推薦好物
露天賣場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連絡處
pixiv
創作革命†REVOLUTION
創作革命R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