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腐向け】聖誕快樂

主要CP:藍舒







客廳裡,坐在沙發上的舒博爾正露出不耐煩的樣子望著窗外昏暗的天色,以及飄落的細雪。
他一臉不悅的剁著腳,偶而回頭看著牆上的時鐘,過不一會兒,他起身開始在沙發旁來回走動著。

「這傢伙─明明就說好會早點回家的啊!虧我還提早出門去買了蛋糕回家,真是...」

發完了牢騷,舒博爾生氣的嘟起嘴巴坐了下來。
只是,才剛坐下沒幾秒,後頭馬上發出大門被打開的聲音。

「呼─好冷喔。」

藍德斯一邊呼著氣一邊拍打掉黏在身上的雪花,臉頰也因為到了比較溫暖的地方而逐漸紅潤了起來。
只不過,舒博爾早已走到他的面前,而且還一臉沉悶的瞪著他。

「藍德斯,你不是說今天會早點回家嗎,現在都幾點了?」
「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對於自己的失約,藍德斯不但沒有出現愧疚的樣子,反而還不在乎的繼續拍掉身上的雪花。
這令舒博爾看了,心裡更是火上加火。只不過,他很清楚現在這情況就算再繼續爭辯也是沒有結果,最後他不滿的低聲哼了一聲,便轉身打算回房睡覺消氣,但就在他準備要踏出腳步時卻突然被抓住了手臂。

「你幹麻?」
「跟我去一個地方。」
「我現在沒那個心情跟你出去。」
「我不管。看你是要我"親口"餵你吃蛋糕,還是要跟我出去,自己選一個吧。」

藍德斯露出了邪笑,並看了一眼放在餐桌上的蛋糕。

這傢伙居然...

舒博爾紅著臉怒眼盯著眼前抓著他的人。

自從兩個人在一起到現在,凡是有需要親口餵食的,最後的下場都會讓他很久才能下的了床。所以,最後的選擇當然不用想也知道要選哪個。

「我跟你出去。」





好冷喔...

才一剛踏出家門,馬上就感受到低溫的威力。雖然全身已經被厚重的大衣和圍巾包覆著,但舒博爾還是不經意地縮起身子。

「你怕冷?」

藍德斯忽然笑瞇瞇的問了起來,呼出的氣也瞬間化作白煙。

「我、我身為騎士怎麼可能會畏懼這點寒冷呢,我們還是趕快走吧。」
「好。」

簡單回答後,藍德斯便緊緊握住舒博爾的手,走在前頭帶領著他。

這傢伙是吃錯藥了嗎...

舒博爾看著背影思考著。
要是按照以往的習慣,藍德斯一定會追問到他沒有辦法回答,但這次卻沒有。
看了被握住的手一眼後,舒博爾的臉頰突然微微泛紅了起來。

「到了。」

穿過好幾個街道後,他們走進了位在郊外一座被人遺棄且殘破不堪的豪宅前。
只見藍德斯臉上依然帶著笑容,繼續牽著舒博爾往豪宅庭院的角落走去,過沒多久,他們的眼前出現了一棵高大的樹,且被白花花的雪給覆蓋著。

「這是?」

舒博爾露出疑惑的表情看了樹一下,再轉頭看著身旁的藍德斯,但他卻沒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隨後放開早已暖到不行的手掌,並走到樹的旁邊蹲了下來。

「舒博爾,」
「?」
「聖誕快樂。」

就在對話完畢的瞬間,白花花的樹突然亮了起來,並一閃一閃的照耀著白光,跟正在飄落的雪花形成一幅漂亮的景色。
這也讓舒博爾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的驚喜,呆了很久,就連藍德斯走到他的面前也渾然不知。

「這麼感動啊?」
「咦...咦!?我、我才沒有很感動,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只是...很高興...」

無法否定自己真正心情的舒博爾,最後紅著臉低聲講完這段話。
而站在他面前的藍德斯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嘴角也勾起了笑容,並自動的抬起他的下顎。

「既然你很高興這個聖誕驚喜,那...是不是也該給我個驚喜?」

驚喜!?

一聽到這個字詞,舒博爾身體立刻抖了一下,並反射性的往後退了一步。
他是很高興沒錯,只是眼前這人說的出話絕不可能只有驚喜那麼簡單。

「這個...我...」
「嗯?」

舒博爾一邊思考一邊慢慢的往後移動,不過在他移動的同時,藍德斯也跟著一起往前移動。

怎麼辦...這個傢伙絕對不會這麼簡單放過這次機會的...

眼看想要賴掉的機會越來越渺小,舒博爾的心裡也越來越焦急,結果一不小心踩到藏在雪中的石頭。

「哇─」
「舒博爾!」

最後兩個人一起跌躺在雪地上。

「唔...」

雖然因為雪地的關係而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但當舒博爾正想要起身時,卻赫然發現自己被某人壓住了。

「沒想到你是要給我這種驚喜啊。」

上頭的藍德斯露出了奸笑,並伸手輕輕拉著舒博爾的圍巾,低著頭親吻著他的臉頰。

「才、才不是,我我我...」
「你怎樣?」
「我...我、我想知道樹上那些燈泡怎麼怎麼會發光,這裡不是已經被遺棄了嗎,怎麼還會有電?」
「你覺得,我一大早開始忙著接電忙到回家,還讓你不小心生氣是為了什麼,小笨蛋?」

小你的大頭─

舒博爾忍不住在心裡大大的吐嘈著。
本來想要轉移藍德斯的注意力,沒想到反而還被取了個肉麻的綽號,令他不知道該喜還是憂。

「我覺得這種事情應該回家後再做討論...」

既然不能賴掉,那家裡總比在這荒郊野外要來的好...太多。

「可是你不是說身為騎士是不為風寒的嗎?」

可是我不想脫光光冷死在這裡啊─

舒博爾又忍不住在心裡大大的吐槽著。
他一邊用著祈求的眼神看著藍德斯,一邊思考著還有什麼可以離開這裡的辦法。

「真是的,」

藍德斯突然呼了一口氣,看他的表情似乎是理解到舒博爾真正的心聲。

「既然你這麼怕冷,那我只好動作快一點了。」

說完,立刻動作了起來,轉眼間已經扒掉被壓在底下之人的圍巾,並低頭吸吮著頸部。

「等、等等!」

就在舒博爾紅著臉死命的抓著即將被扒掉的大衣時,藍德斯卻突然沒有了動作。
他先是沉默了一下,隨後傳來是輕微的呼吸聲。

「藍德斯?」

感到疑惑的舒博爾雖然仍被壓在底下,但還是開口叫了名字。
確定沒有人回應後,他立刻用手肘撐起身子,並把藍德斯推到身旁,想查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傢伙...

他看了身旁的人一眼後,低頭笑了起來,神色也比剛剛溫柔了許多。
只見藍德斯正閉著眼睛呼呼大睡著,看來是佈置驚喜佈置的太累而體力透支的樣子。

「謝謝你,藍德斯。」

舒博爾一邊看著正一閃一閃發亮的樹,一邊輕聲說著,隨後低下頭朝藍德斯的嘴唇親了一下。

「聖誕快樂。」


-終-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推薦好物
露天賣場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連絡處
pixiv
創作革命†REVOLUTION
創作革命REVOLUTION